宝贝放松喷出去 摩擦|晚上在车上吃我的葡萄

“阿姨,你在哪里啊?”

话音刚落,从王美的房间里面就传来了刘念的声音:“这里”。

林伟疑惑地走进去,刚推开门,就看见刘念一头湿发,和他一样刚冲完澡,她正拿着王美的衣服往自己身上套。

王美是个二次元爱好者,衣柜里面也会有一些jk格裙和衬衫,刘念挑了一条蓝色的裙子和一件白衬衫,传上去以后活脱脱的一个高中生模样。

衬衫里面并没有穿内衣,从头发上滴落的水珠一碰到衬衫,便被吸收化开,让里面的肉色都透了出来。

特别是胸前的凸起,还有那快要爆开的扣子,显得特别的色情。

穿完这些还不够,刘念又拿出一条黑丝袜,当着林伟的面套上去,裆部那里居然是一个开裆的形式,里面也什么都没有穿,花穴明晃晃的在林伟的注视一下吐出水渍。

“哥哥,你想来干我吗?”

她这声哥哥,简直换起了林伟心里面的兽性。

黑丝袜薄薄的一层,透着花白的肉色,裙子被她撩得很短,几乎是与花穴平行,动作稍微大一点,就能看到里面的荡漾。

“我现在就想干死你!”

刘念散发的气息和王美是不同的,而他们现在又在王美的房间里面,玩起了角色扮演。

巧的是,王美比他小一岁,在床上的时候可是爱极了叫他哥哥。

“我要给你一点小惩罚”。

“有人!”他猛地停下动作,抱着刘念发颤的身子,把她压在树干上,两个人紧紧贴合着。

似乎是有人察觉到什么状况了,往他俩的方向打量了一会儿,因为光线昏暗以及灌木丛的遮挡,他并没有看见什么。

因为被偷窥带来的刺激,刘念抖着身子,身下的花穴紧紧咬着林伟的分身,可是分身一动不动,最深处的那块嫩肉就开始发痒。

她小心翼翼的动了动臀部,腰带蹭着树干,没两下就掉了下来,浑圆的大白兔就这么跳了出来。

胸前的茱萸硬得像一块小石子一样,在粗糙不平的树干上摸索着,给她带来一阵阵的快感。

“你操我吧,里面好痒,你动一动啊……”

刘念被情绪折磨得眼尾通红,自己动却怎么也不能让花穴里面的痒意消失。

林伟还是谨慎的观察了一会儿,确定路人离开以后,才开始小幅度的顶撞。

“你叫得太大声了,等一下有人过来怎么办?”

他伸手去捏住刘念胸前的凸起,让刘念爽得只会张口喘气,半晌才说道:“被发现就叫他一起来”。

这是要玩3p?

林伟在她的肩膀上留下一个齿印,撞击用力了很多,却仍然避开最痒的地方。

“另外一个人来了,让他操你那里啊?你的花穴这么紧,能容得下两个鸡巴吗?”

粗俗的话都是调情,让刘念全身发热,一股股爱液溢出来。

 宝贝放松喷出去 摩擦|晚上在车上吃我的葡萄

“嗯嗯嗯……啊……啊哈”

她被操得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,全身上下战栗的兴奋,她弓着腰,让林伟的巨物往自己身体里面的更深出送去。

“如果刚才那个人发现了,他过来应该就能让你上面这张小嘴也给喂满了吧?”

得不到回应,林伟也不气馁,把手指移到刘念的嘴巴里面,模仿身下进出的动作,

这一次,他终于大力的顶撞到那块瘙痒的嫩肉上了,刘念一时间没有承受住,呻吟声也变得毫无章法。

林伟突然感觉到刘念的身子一阵僵直,继而是小幅度的抽搐,一大股蜜液随着抽搐的频率,悉数浇在阳具上面。

下半身湿透了,刘念一点力气都没有,被林伟翻了一个身面对他,他抱住自己,舌头不断的在嫩白的肌肤上面留下一个个红痕。

“再等等”。

他哑着嗓子说道,身下的速度再次加快,如同打桩机一样,插得又深又大力。

刘念觉得自己就像是一片浮萍一样的泡在海里,接受着狂风暴雨的洗礼。

酥麻感随着交合的地方不断传来,爽得她连脚趾头都紧绷住,双腿夹着林伟精壮的腰,脚背形成一个弧度。

“我不行了!”

伴随着她的一声惊呼,林伟顶弄到最深处,把精水悉数送进穴道里面。

刘念只觉得脑袋放空,倚靠在枫树树干上面,林伟俯下身来,在她的耳边留下一个性事过后的亲吻。

舔了舔她红得滴血的耳垂,捧着胸又啃又咬,留下一个个印记才肯罢休。

“你也不怕你岳父这两天回来!”刘念心满意足的穿着衣服,嘴上还数落了林伟一阵。

他们没想到,第二天就等来了……

开门看见女友的身影时,林伟只觉得整个脑袋都炸了然后放空着。

“你怎么回来了?”

他连忙接过王美的包包,心里发慌的差看着家里面。

还好刘念习惯将家里打扫得干干净净,什么痕迹都没有留下来。

也只有他们知道,在这个家的角落,有多少地方是他们做过的。

王美看了一眼林伟,恶作剧的笑着说的:“你怎么那么紧张,难道你和别的女人上床了?”

一下子就被王美说中了,林伟也只能尴尬的说道:“哪能啊,我最近都没怎么出门认识别的小姐姐,怎么可能和别的小姐姐上床”。

他避开王美的视线,刘念刚巧在这个时候从房间出来。

她穿着一件V领贴身的衣服,把凹凸有致的好身材给勾勒无虞,紧身的牛仔裤把翘臀给勾出一个完美的弧度,整个人看起来妩媚动人。

王美似乎是习惯了母亲这样的打扮,欢快的凑上去揽住她的手说道:“妈,你最近有没有看见林伟跟着别的小姑娘出去啊?”

她是在撒娇,两个人长相如同姐妹一般,气质却截然相反,她显得稚嫩青涩,而刘念则是成熟。

“小林这些天都在家里面,偶尔帮我做家务什么的,没见到他和别的小姑娘”。

说罢,刘念深深的看了一眼林伟,两个人的视线撞在一起,在王美看不见的地方,刘念露出一个妩媚的微笑。

王美回来只是拿一个资料,下午就得回学校里面,只能吃一个午饭。

只是几天没见到,林伟却依然感觉到想念,两个人一同进了卧室,他便迫不及待的冲上来抱住王美,把头埋进王美挺翘的胸部里面。

“流氓!”王美红着脸,绝情的把林伟给推开,她的胸型和刘念差不多,都是水滴型的,摸起来的手感很是不错。

“我们都几天没见了,你还不能让我搂搂抱抱么?”

林伟哀怨的说着,手掌已经捏住王美的胸,细细揉搓着,让她不禁喘气呻吟。

光是看着,林伟就已经完全的硬了起来,伸手撩起王美的衣服,只是见到一节嫩白的腰肢,便被王美使劲把衣服给拉下来了。

“我妈还在呢!”

王美顾虑着,毫不留情的拒绝林伟的请求。

他的话在林伟脑海里泛起波澜,忍不住想起刘念再自己身下承欢的模样。

他就是喜欢那股骚浪劲,可是这对母女却偏偏一个人骚浪的,另外一个保守得不行。

林伟连手都没有摸过瘾,直接把王美扑倒在床上,撩开衣服,里面是黑色的胸罩,看起来禁欲又勾人。

“我想要你”。

林伟说着,嘴巴已经舔上了逐渐挺立的红豆,王美的脸颊砰的一下子红了起来,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乳肉在男人的手掌里面。

男人捏着嫩白的乳肉,似乎怎么玩都不会腻一样,王美在这样的攻略之下,逐渐放开。

她今天穿的是裤子,比较难解开,就乘着林伟脱裤子这个间隙,门外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。

午饭好了,你们快过来吃吧!”

刘念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门口,敲门声让王美的理智上线,再一次毫不留情的推开林伟。

“我妈来了,这一次真的不能顺着你!”

她吞咽了喉咙的口水,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林伟硬起来的伟岸。

不等林伟回复她,她就冲出去准备吃午饭了。

直到来到饭桌前,林伟的脸色一直都是黑着的,王美和刘念并肩而坐,他坐在了刘念的那一桌。

三个人各怀心事,也只有母女俩在说说话,林伟则是一直埋头吃饭。

身下传来一个柔软的触感,直直的对着他挺立的巨物,他低头一看,居然是一双嫩足!

那双嫩足实在是好看,凸起的脚脖子添了几分纤瘦,脚趾饱满圆润,看着很是可爱。

白嫩的小脚在裤裆上面转了一圈,紧接着及其有技巧的玩弄着林伟那二两肉。

林伟猝不及防,全身颤抖了一下,这可引起了女友的注意。

“你怎么了?”

“怎么了?”岳母坏心思的问着,脚掌一用力,便接触到那团火热。

林伟强压着自己的内心,挤出一个笑容说道:“没什么,吃饭吧”。

王美以为他是在生气,刚想过去安慰,就被自己的母亲给拉住了,两个人悄悄耳语,只有林伟一个人憋得发疼。

饭桌盖了一个红色方格桌布,从上半身看没什么问题,谁能想到岳母大人的玉足就在自己的身下挤弄着呢?

林索性把拉链给拉下来,主动用吐血液体的阳物顶弄着嫩白的玉足。

刘念感觉自己的脚趾被黏糊糊的液体给弄得湿漉漉的,红着脸看了一眼林伟。

两个人的异常并没有被王美发现。

“嗯……”林伟轻哼了一声,刘念两只脚都放了上来,两脚并用的夹住他的粗涨。

这样的刺激,刘念只觉得一阵水渍从自己的穴口中涌出,带着瘙痒。

林伟大张着腿,方便刘念的动作,两个人被情绪折磨得不行,光是这样的腿交,也满足不了身下的空虚,只不过是隔靴搔痒罢了。

王美放下筷子,突然对着刘念说道:“妈,等一下我去洗碗吧!”

刘念一个激灵,身体僵直着,呻吟声差点呼之欲出,她强忍下来,正欲放下脚,林伟却捅了过来。

“去吧”。

王美看了一眼林伟,以为他还在生气不理自己,只好独自收拾碗筷走进厨房里面洗碗。

她一进厨房刘念便小声的哼哼着,故意对<。)#)))≦着林伟挤弄自己的胸,把衣服撩上去,露出半个圆球。

里面居然什么都没穿!

林伟加大力度挺直下半身,低声骂道:“你这个骚货,哪有在女儿面前对着女婿发骚的?”

刘念爱极了他在床上的粗言鄙语,对自己的情欲不加掩饰,甚至还大胆的在客厅脱下衣服,把胸部放在桌子上。

她的胸围少说也有D罩,乳尖暴露在空气中,被林伟这么直直的盯着,很快就硬了起来,变成一个深色的大葡萄。

“嗯……我就是在勾引

刘念总是发骚发浪,身下都快水流成河了,林伟实在是忍不住,正准备上前,女友拉厨房门的声音差点把他给惊到。

刘念迅速反应过来,一下子就钻进饭桌下面。

她就这么直直的撞到了跳动的巨物上面,借着刚才透过来的光线,看清楚直在眼前的什物,只觉得身下更湿了。

“你洗碗好了?”林伟之前一直在压着自己的性欲,女友没让她碰,好在刘念主动凑上来了,现在硬生生被打断,他的脸色好不到哪里去。

身下感受到刘念愈发贴近的呼吸声,一个柔软湿润的东西在柱身上舔了舔,紧接着就进入到一个湿软的口腔里面。

王美权当他在生气,左右瞧了一下,并没有见到母亲的身影,便对着他说道:“我马上回学校了,等下次给你好不好?”

林伟不说话,咬着牙感受身下一波又一波的快感,刘念是在是太会吸了,他现在就想着大力的操干着刘念,看她在自己身下承欢的表情。

“我也很想要的,但是现在时间不够做得又不尽兴,等下次吧”。

王美继续愧疚的说着,凑过去吻了吻林伟的脸颊。

林伟别过脸去,哑着嗓子嗯了一声。

王美一回到厨房,林伟再也忍不住的撩开桌布,看见刘念双眼迷离的亲吻着自己的巨物,忍不住顶弄了一会儿。

“也不怕你女儿看见,真骚!”

林伟骂着,手掌却抚摸上刘念嫩白的双乳上,揉搓两下,就留下了几道红痕。

顺着炙热的皮肤游走下去,还没碰到花穴的穴口,便已经感受到一阵湿润的水珠。

“这张小嘴太松了,连水都锁不住!”

嘴上骂着,手更是狠狠的摸了两把,带出一片片水渍。

小豆豆被这样粗暴的按压着,刘念又不能大声的叫唤出来,收紧了双腿,一下又一下的挤压着那只宽大的手掌。

“嗯啊,你不要再磨了!”刘念舔着自己的嘴唇,猩红的舌尖一勾一勾的,双目含泪的看着林伟。

“小穴不松的,被你搞出水了,你快来堵一堵,捅一下就不流水了!”

“骗人,上次越捅越多!”林伟的手指粗暴的碾压着小豆豆,手掌包住整个阴户,大力的揉搓着,

刘念受不住着一波又一波的快感,浑身战栗着扭动腰肢,咬着唇不让呻吟声太大惊动女儿。

她现在就像是一只发情的雌兽,特别希望林伟能进来弄一弄瘙痒的花心。

张开的穴嘴吸着林伟的手掌,勾着他捅进去。

“想要,想要你的大肉棒进来!”

她的声音已经带了哭腔,伴随着扭动,一股滚烫的液体从花穴里面喷涌而发,无数的汁水落在林伟的掌心里面。

光是用手指还没有插进去就让岳母潮吹了!

林伟兴奋不已,双腿之间的阳物跳动着,一点点逼近那溢出蜜汁的花穴。

花穴此刻已经松软,轻轻的顶弄就能把硕大的龟头给吸进去,刚刚高潮过的身子很是敏感,刘念扭着腰想避开,却被一捅到底!

这个体位实在难受,就像是跳芭蕾时练的下腰一样,刘念的腰肢呈现一个弧形,只有穴口是对着林伟的肉棒。

林伟心里还是顾虑着王美,身下被紧致的穴口咬着,他疯狂的顶弄着,想让自己快点射出来。

从刘念开始给他腿交但现在,几乎快两个小时了,刘念被顶得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,也顾虑写自家女儿还在厨房洗碗。

林伟的双手死死地钳住刘念纤细的腰肢,顶弄了数十下,终于把精液送进了刘念的身子里。

女友刚好在这个时候把碗洗好,来到饭桌上抽出纸巾给自己擦了擦手,又把围裙脱下来。

这个时间足够让林伟把阳具放回自己的裤兜里面。

王美也没察觉到什么,只是揉了揉自己的鼻子,“我妈呢?”

“回房间休息了,你马上要走啊?”

林伟的语气有一些不自然,王美凑过来亲了亲他的嘴唇,“对不起啊,我下午还有一个课呢”。

林伟把王美送到门口,见到王美下楼了才返回家里面。

关上门,饭桌地下就露出了一个浑圆的屁股,淫液从洞口流出来,奢靡的气息一下子布满空气里面。

林伟射精过后的巨物还是半硬的,刚才是克制着操干,现在被这幅画面这么一刺激,身下又硬了起来。

刘念扭动着臀部,一点点的从饭桌低下爬出来,像一只母狗一样摇晃着装满精液的臀部。

“怎么,我是没有喂饱岳母大人吗?”

林伟舔了舔自己的嘴角,伸手摸了摸硬起来的胯部。

刘念把臀部给翘得高高的爬到林伟的身边,攀上他的裤腿,艳红的舌头伸出来勾了勾。

“还想要”。她站起来,用着沾满淫液的手指大力的摩挲着林伟的嘴唇,“不过你得先去洗澡”。

林伟不明白岳母是什么意思,刚伸手想要去碰她胸前的柔软,却被刘念毫不留情的推开。

“好吧”。

他没有办法,只能妥协的进了浴室里面冲澡。

几分钟以后,林伟只围着一个浴巾便从浴室里面出来了,可是客厅里面并没有刘念的身影。


刘念坏坏的笑着,把林伟给推到在女儿的床上。

略微冰凉的指尖从林伟挺立的鼻梁一直划到肚脐眼,然后再是浴巾,轻轻两下,浴巾就被挣脱开了。

紫红的肉棒一下子弹了出来,刘念不紧不慢的走在床上,直到岔着腿将自己滴着水的嫩逼面对着林伟的脸,才停了下来。

“哥哥舔一舔我的小花穴好不好?”

她询问着,却把自己的下半身往林伟的嘴巴上送。

林伟有点紧张,他从来没有给女人口交过,可是刘念的花穴和他见过的都不一样,散发着阵阵腥甜,直冲大脑。

刘念撑着腰,穴口上下耸动着,林伟呼出的热死打在上面,然后是一个柔软的湿热,挑开最外边的蚌肉,往小豆豆上横冲直撞。

“嗯啊!慢点!慢点!”

林伟舔弄得十分卖力,舌头卷着小豆豆往嘴里嘴里带,又不断的顶弄着花穴里面。

刘念感觉自己一下子就到达了顶峰,在舌头往内壁的最深∪处试探时,猛地绞起来。

“啊!好爽啊!呜呜呜,哥哥的舌头弄得我好爽!”

高潮的时候,刘念还不忘自己的人设,一股股爱液喷涌而出,浇了林伟一脸。

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 <<<<




来源:文章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。本文由弘易预测网转载编辑,欢迎分享本文!